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替嫁医妃是满级大佬

第四十六章 侯府寿宴

替嫁医妃是满级大佬 橙粒 4323 2021-07-09 14:17

  

  颜雨笙只当端王是因为别的原因,却不知白芷在谈笑间,说了实话。

南鹤峥担心她刚回,相府拜高踩低,无人撑腰会被欺负,故而前去坐镇。

哪怕名义上成了废人,端王本身就是一种威压。

颜雨笙收拾好出门时,正好遇到许久没露面的颜雨烟。

颜雨烟一身橘红色青柳软绣束腰长裙,艳丽的颜色在她身上并不俗气,反而衬的她肤白胜雪明艳动人,腰不足盈盈一握。

而她面上带着的笑意,在见到颜雨笙的那一刻淡了下来——颜雨笙身着烟柳云锦裙,裙边滚着一圈象牙白云线,淡雅不失大气。

尤其是上面羽线绣成的暗纹,走动间活灵活现,木槿花像是开在裙上一般,尤其醒目。

人靠衣裳马靠鞍,不知是否因为这身低调又华贵的衣裙,颜雨烟总觉得颜雨笙那张脸,都变得好看了不少。

她不过几日没出现,老太君都能做到这份上了吗?

往日里,这么好的料子只会穿在她身上的,就算是要给,难道不能一碗水端平,给她也赐一身?!

好不容易平息的嫉恨,再度爬上心头,颜雨烟紧紧抿着嘴,觉得那身云锦碍眼的紧,准备上马车避开。

颜雨笙看到她那副委屈巴巴又恨不得将人撕碎的隐忍模样,就觉得快意,专程上前几步,问:“雨烟妹妹,许久不见,手上的伤可好了?”

颜雨烟的动作一顿,深呼吸调整好情绪,勉强挤出一丝笑意,回身道:“多谢姐姐关心,父亲母亲送了不少补品,已然恢复了。”

颜雨笙的视线落在她绕着轻纱的手掌上,似笑非笑,道:“那就好。”

颜雨笙察觉道她的视线,将手收了收,道:“先上马车吧,母亲等候多时了,不过,要委屈姐姐去二夫人马车上挤一挤了。”

周芷兰不愿和颜雨笙同坐,马车上自然只给颜雨烟留了空。

老太君和颜正廷都有单独的马车,剩下的一辆马车不算大,已经坐了周汝兰,颜芊月和颜青墨。

她再上去,绝对拥挤不堪。

就在这时,老太君的马车帘子掀开,慧嬷嬷走到颜雨笙面前,轻声道:“大小姐,老太君请您过来。”

颜雨烟已经上了马车,闻言脸色微变,朝周芷兰柔声道:“母亲,姐姐可真能耐,不仅在芬嬷嬷面前长脸了,连祖母那性子,她都能在短时间内搞定。”

周芷兰不屑的嗤笑一声,道:“准不是巴结讨好,没瞧见你祖母今儿穿着她给的冰蝉丝制成的衣裳,当然对她另眼相看了。”

“想来也是。”颜雨烟微微垂眸,带着落寞,道:“姐姐才是嫡亲血脉……”

“可别说这些话。”周芷兰握住她的手,拍了拍道:“我打听过了,召安侯府老夫人八十大寿,办的及其热闹。”

“因着召安侯的身份特殊,皇上给他长脸,虽说不亲临,可一众皇子,皇后,包括琴贵妃娘娘,都会到场,更别说王公贵臣世家子弟。”

“你今日好好表现,灵都第一贵女的身份,可别失了。”

“嗯。”颜雨烟重重点头,眼神里透着自傲:“母亲放心,苦练多年,琴棋书画舞,不论哪一样,我都不会输给任何人!”

尤其是对颜雨笙,今日不见她出丑被众人嫌弃,这口气是咽不下去的!

另一辆马车上,老太君看着颜雨笙的打扮眼前一亮:“到底还是年轻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“还不是老太君送的衣裳好。”颜雨笙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顺着话道。

“衣裳最多锦上添花。”老太君笑着说了一句,随即话锋一转,道:“你在乡下多年,没学过琴棋书画吧。”

颜雨笙微微垂眼,摇了摇头道:“不曾学过,倒是杜嬷嬷,这些天教了不少。”

“杜嬷嬷说到底只是个下人,教你又能教多少。”老太君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当年抱错也有内因,苦了你多年。”

“今日宴会,你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,定有不知情的试探你的深浅,要做好打算,加上你救了沈美欣,琴贵妃娘娘怕也要单独和你说话,礼数上千万别少了。”

她就猜到老太君对她的态度变好,除了端王,还有召安侯府和琴贵妃的缘故。

高门大户,哪来无缘无故的好,尤其是她这种尴尬的身份。

正好垂着头,掩住眼底的讽刺,颜雨笙点点头,道:“是,多谢老太君提醒,我有分寸。”

老太君看着她的样子,心头微软,叹了一声,道:“等和端王成婚后,一切就好了,还有,既然你父亲都认了你,叫回祖母吧。”

“对你母亲父亲,也不好一直叫大夫人相爷,多生疏。”

“规矩就是规矩,还没拜宗嗣,总不能坏了。”颜雨笙看似乖巧,实则拒绝。

叫了这么长时间的老太君,怎么要到人前了,就得换?

人前好,人后坏,好处哪能都让相府人占了?

老太君见她懂规矩,也不再说什么,只道了声会尽快选好日子拜宗嗣。

马车内陷入寂静,直到了召安侯府门前。

一见到相府马车,立刻有小厮通报,召安侯以及老夫人亲自出门迎接。

“老姐姐,许久不见,可还安好?”老太君上前几步,迎过侯府老夫人的手,道。

“还好。”相比之下,侯府老夫人没那么热情,和老太君手握了握便松开,一双眼锁定在老太君身后的颜雨笙身上,道:“这便是相府刚接回来的小姐吧。”

老太君毕竟是庶女庶夫人转正,虽然过了多年,正经嫡夫人圈子依旧看不上她,只因着相府的门楣,保持着面子关系罢了。

老太君也习以为常,毫不在意侯府老夫人的态度,笑着接话,道:“正是我那嫡亲孙女颜雨笙。”

“哟,模样生的标志。”侯府老夫人喜笑颜开,一脸慈祥,上前仔细打量着颜雨笙,不住的点头:“是个好姑娘,多谢你出手,救了我家孙媳妇母子!”

“见过老夫人。”颜雨笙行礼后,道:“举手之劳,又收了夫人诊金,不足挂齿,更担不得老夫人一声谢。”

“倒是个有分寸的,合我眼缘。”侯府老夫人见她谦逊清醒,愈加喜欢,连和周芷兰几人寒暄都没有,直接拉着颜雨笙的手进门去了。

顺道还侧头对老太君道:“你倒是有福气,捡了这么个宝。”

老太君配合着夸了几句,与她一道朝里走去。

留下周芷兰和颜雨烟二人,略带着尴尬,好在召安侯和颜正廷多说了几句,才不至于叫人看了笑话。

刚才的侯府老夫人的话一字不落全落在周围人耳中,颜雨烟虽然笑着,旁人见不到的衣袖下,手指甲都要隐忍的掐进肉里了!

明明她才是最好看,才艺最全的,老夫人是瞎了吗?!

侯府老夫人可是今儿的寿星,宴会的绝对主角,竟然亲手牵着颜雨笙进去,给她长脸!

一会她就要候府老夫人后悔自己有眼不识珠玉的决定!

目錄
設置
手機
書架
書頁
切換簡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