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修罗刀帝

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血河之奴

修罗刀帝 恋青衣 4660 2021-07-20 11:53

  嘭!血河中水浪汹涌,浪花飞溅!在掌狱王主再次飞临河面试探了一下,血河地下的那尊金甲身影,果然再次动了。

  和之前只探出一只手掌不同,这一次,一整条覆盖着金色甲胄的臂膀,瞬间抓摄而出,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,朝着掌狱王主抓去。

  掌狱王主虽然早有准备,在血河异动的瞬间,就身形急剧拔升。

  可根本没用!那只金色的臂膀,速度太快了,在空中留下一道如龙蛇腾空的虚影,掌狱王主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发现自己脖子一紧,已经被那只手臂给捏住了脖颈,往血河中拖拽。

  金甲手臂的掌势,禁锢压制了他全身,让他无法挣扎。

  好在,蛮角也已经在同一时间出手,天帝小旗挥动,霞光席卷。

  这一次,霞光不仅笼罩住掌狱王主,还将那条探出血河的金甲手臂,也给一同笼罩其中。

  河面上方的这片区域,像是被瞬间凝滞冻结。

  里面没有了空气的流动,甚至没有了空间的变化,也没有了时间的流逝。

  掌狱王主就像是凝固在琥珀中的昆虫,一动难动。

  抓着他的那条金甲手臂,也僵在那里。

  下方的血色大河,怒浪翻滚起来,里面的存在似乎想要收回这条手臂,可却没办法做到。

  “给我出来!”

  蛮角猛地挥动小旗,就像是执钓者猛地拉扯掉线,霞光卷动之间,那片被定住的区域,被整个拉扯了出来。

  “哗啦!”

  血色的浪花高高地溅起。

  隐藏在血河中的金甲身影,随着那只被定住的金甲手臂,一同被拉了出来。

  这位金甲神将,躯体比蛮角高大魁梧了数倍,整个人充满了一种炸裂性的力量感。

  没有了血河的遮蔽,他恐怖的气机散逸出来,犹如万兽奔腾,撼天动地。

  被拉扯出的瞬间,他另一只手臂,猛地握拳,破击而出,轰击向蛮角。

  与此同时,还有一道道神环在他手臂上交织而出,上面遍布古老的纹理,符文闪烁,凝聚出更为强大的力量,融于他的拳劲之中。

  “八木!”

  蛮角发出爆吼,无奈也打出一拳,进行抵御。

  嘭!两拳拼击在一起,结果却是蛮角身形震颤,被击飞了出去。

  “八木,你――”蛮角神情惊诧,心中震撼无比。

  同为天地麾下的初代神将,对于彼此之间的实力,都了解的很清楚,在其记忆中,八木的实力不该有这么强大的。

  刚才对拼的一击,八木的力量明显压过了他。

  八木神将不言不语,继续单手出拳,拳臂之上一道道血色神环凝聚,血光涛涛,如缠覆着一条条的血龙,力量不断地增长。

  这一次,他没有再攻击蛮角,而是狠狠地挥拳砸向身前的霞光,似乎想要将这一片霞光地域砸散,将自己被凝结其中的另一条手臂挣脱出来。

  砰砰砰……八木神将瞬间打出成百上千拳,每一拳击出,都伴随着滔天的血光。

  虽然那片霞光区域没有被打破打散,但蛮角明显感觉到小旗内天帝祭炼其中的能量,耗损的速度在加快。

  蛮角脸色一变,不敢再迟疑,连忙挥动天帝小旗。

  小旗之中涌出的那些霞光,立刻像是活了过来,进行收缩,全部都朝着八木一人包裹过去。

  八木神将身形一僵,彻底被霞光凝结其中,一动不动。

  “蛮角前辈,此人也是你们天庭的神将!可是他怎么会……”脱离了霞光紧固的掌狱王主,看着八木身上那一身金色甲胄,心惊胆颤地开口。

  蛮角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,因为在彻底禁锢住八木神将之后,对方身上竟然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。

  鲜红如血!如那条血河一般无二。

  八木浑身血光越来越浓,竟隐隐开始抵御天帝小旗的霞光,身体还缓慢地扭动起来。

  蛮角看得心神狂震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而更让他震惊是,此地天帝小旗中的能量损耗,更是一下子加快了十倍都不止。

  再这样继续下去,就算八木不从霞光区域中挣脱,也会将天帝小旗中的能量,慢慢地损耗干净。

  一时间,蛮角心乱如麻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,一道冷漠的声音,远远传来:“蠢货!这家伙已经和血河同为一体,血河可以源源不断地供给他能量,你居然用这件宝物和他对耗,简直愚不可及。”

  蛮角和掌狱王主听到这声音,都是猛地一惊,扭头看去,就见到一道如风一般飘逸轻灵的身影,从远处瞬间飞掠而至。

  赫然便是洪玑!而在后面不远处,云尘,命帝,莫衡也显现出身影。

  “云道友!”

  掌狱王主看到云尘几人,面露喜色,连忙迎了上去。

  蛮角也是心头一松,他看了一眼洪玑,向云尘问道:“云尘小友,此人是?”

  云尘目光在蛮角手中的天帝小旗上一扫而过,简单地回道:“神魔界外的生灵。”

  至于更详细的信息,他没有说。

  可就算如此,也已经让蛮角和掌狱王主震惊无比。

  不过蛮角也知道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,压下心绪,说道:“诸位来得正好,还请帮我一把。

  这位是昔年我天庭探寻此地时,陷落在这里的一位初代神将。

  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问题,不仅不认识我,竟还对我等发起攻击。”

  其他人看着在霞光中挣扎的八木神将,也是一阵心惊。

  要知道,那天帝小旗中的能量,可是突破了界内桎梏,连洪玑的界外之力都能反制,但此刻身处小旗压制下的八木,竟然还能挣扎。

  这就太诡异了。

  “你要我们怎么办?”

  云尘问道。

  蛮角想了一下,说道:“天帝旗中的能量不能再这么损耗下去了,等一下我会收回天帝旗,届时我希望诸位出手助我,一同镇压住八木,让我想办法唤醒他。

  如此,大家也能多一个帮手,我天庭也会铭记诸位的人情。”

  他的话才刚说完,就引来了洪玑的嗤笑。

  “别白费力气了!我刚才已经说了,这家伙已经和血河融为一体,他现在的状态,算是血河之奴,早已没了自身的思维意识,如何唤醒?”

  洪玑嘲讽了一句后,继续道:“这种血河之奴,会自发地供给一切接触血河的人,唯一的解决办法,就是施以雷霆手段,将其灭杀!”

目錄
設置
手機
書架
書頁
切換簡體